新聞中心

您當前的位置: 首頁 > 新聞中心 > 行業信息
我國現代煤化工產業調研之二:戰略地位日漸穩固提升
發布時間:2019-04-08     作者:李軍 來源:中國化工報   分享到:

經過多年攻關,我國現代煤化工技術日漸成熟,成功打開了煤炭製取油、天然氣、烯烴、乙二醇等各種化工品的“大門”,蹚出了一條替代石油化工的煤炭潔淨高效利用之路,現代煤化工的戰略價值正在顯現。

根據《現代煤化工產業創新發展布局方案》,我國規劃布局內蒙古鄂爾多斯、陝西榆林、寧夏寧東、新疆準東4個現代煤化工產業示範區。在國家級示範項目的帶動下,近年來煤製油、煤製天然氣、煤製烯烴等現代煤化工產業規模日益壯大,呈大型化、鏈條化、集群化發展態勢。

能源化工大省陝西是國內少有的同時擁有煤、油、氣、鹽等礦產資源的聚集區,該省堅持“三個轉化”不動搖,加快煤向電轉化,煤電向載能工業品轉化,煤油氣鹽向化工產品轉化,目前擁有一批煤製烯烴、煤油氣綜合利用、煤間接液化製油等現代煤化工項目,形成了煤製乙醇、煤焦油加氫、油煤共煉等國內外領先的技術體係。其中煤製烯烴產能全國第一,煤製油工藝路線最多,不論是產能規模還是技術水平都走到了全國前列。

記者了解到,“十三五”期間陝西布局現代化工重點項目17個,總投資達6998億元。包括煤製烯烴項目3個、煤製芳烴項目3個、煤製油項目2個、煤製天然氣項目2個,以及煤提取焦油與製合成氣一體化、煤基油醇聯產、輕烴資源綜合利用等。

作為4個現代煤化工產業示範區之一,陝西榆林積極推進資源深度轉化,圍繞煤炭分質利用和煤基精細化工兩大主攻方向,推動煤化工向下遊高附加值產業鏈延伸。今年榆林確定了七大能源化工標杆項目和3個新引進的重大轉化項目,包括榆能化一期填平補齊項目、亚洲在线煤炭分質利用製化工新材料項目、中煤煤炭深加工基地項目、未來能源煤間接液化一期後續項目、延長石油榆橫煤製芳烴項目、延長榆神CCSI項目和中石油蘭州石化乙烷裂解製乙烯項目,通過這些項目的實施,打造特色鮮明、國內一流的“煤頭化尾”新型化工產業基地和終端產品加工基地。

陝西未來能源化工有限公司采用自主知識產權的低溫費托合成技術建成國內首套百萬噸級煤間接液化示範項目後,2018年又開發成功高溫費托合成技術,高/低溫費托合成間接液化技術聯產後,可更多地生產單純煤化工和石油化工難以生產的高端化學品。

除了生產替代石油化工的產品,以煤炭製取石墨烯、碳纖維等新材料以及精細化學品的技術也在不斷取得突破。新奧集團開發出用低熱值煤提取石墨烯技術,一期1000噸/年石墨烯生產項目於2018年8月在鄂爾多斯市達拉特旗建成投產,采用該技術3噸低熱值煤可提取1噸石墨烯粉體;易高(內蒙古)煤化科技有限公司經過兩年中試,成功研發出高溫煤焦油中提取碳纖維、超級活性炭材料等產品的技術,首期1萬噸/年生產線去年在鄂爾多斯市準格爾旗建成投產;伊泰120萬噸/年精細化學品項目建設以來,陸續吸引了11家上下遊配套企業在項目周圍落戶,該項目可生產高熔點合成蠟、液體石蠟、穩定輕烴等幾十種化工產品。

石化產品是國民經濟發展的重要基礎原料,市場需求巨大,目前石油化工工藝路線仍是主流。隨著內蒙古、陝西、寧夏和新疆等地現代煤化工項目投產或推進,產品正向纖維、樹脂、橡膠等合成材料終端產品延伸。業內專家表示,現代煤化工在補充替代石油及煤炭潔淨高效利用上的戰略價值日益凸顯,對緩解我國石油供應壓力意義重大。

陝西省石油和化學工業聯合會顧問胡海峰告訴記者,在當前煤價處於高位的情況下,與石油路線相比煤化工產品的經濟性也並不差,煤製烯烴等產品的製造成本低於石油路線要低。未來煤價仍有下降空間,但長遠看油價卻不會降低。同時,煤化工可以生產石油化工加工不了的產品,比如中低溫煤焦油中獨有的蒽、醌、酚、吡啶等,是加工醫藥中間體的原料;高溫焦油稠環芳烴含量較多,可以生產液晶材料。

中國石化聯合會煤化工專委會委員賀永德、榆林煤化工產業促進中心主任張相平也認為,煤炭占我國探明化石能源總量的96%以上,是最主要的化石能源資源,一方麵現代煤化工可以補充石油化工生產許多產品,減少原油對外依存度,確保國家能源安全。另一方麵目前煤化工的產品品種還較少,通過延伸產業鏈,還可以生產石油化工難以得到的高附加值精細化學品和煤基碳材料,與石油化工優勢互補。比如煤間接液化費托合成蠟、特種潤滑油、軍用航空煤油,與石油化工的產品結構不同,性能更好;煤製芳烴生產對二甲苯的收率遠高於石油化工路線,而且工藝簡單;煤熱解產生的低溫煤焦油本身芳烴含量也較高。